太极养生

真人真事,太极拳是养生好助手!

2月13日清晨,禅城亚艺公园东门前有一群太极爱好者,悠扬的音乐中,身形上下相随,步随身换。带头教习的正是师从杨式太极一代宗师区荣钜、现任禅城区武术协会副会长的黄家祺。

一米八的魁梧身材,站如钟,坐如松,运拳柔中带劲,说话中气十足。留着一把小胡须的他,还被学员们亲昵地称为“胡须佬”。但他告诉记者,曾经他也是个体质孱弱的“瘦竹竿”。对于他来说,太极拳不光是自卫防身的武器,更是养生的好助手。



太极能养生,低耗又高效

为改变自小体弱体质,黄家祺1983年师从罗润作师傅学习长拳,1986年师从区荣钜学习杨式太极拳,2010年随区荣钜之子区淇康继续学习,至今习拳30余年,参加不少武术比赛,都取得优异成绩。


“别看太极出拳软绵,实则内力深厚,可攻可守。”黄家祺回忆,初学太极时,扎马、站桩、猫行——漫长而枯燥的“练功”是必经之路,第一课下来浑身酸痛,一个月磨破一双鞋。但凭着对功夫的热爱,黄家祺硬是咬牙坚持下来,不仅打出一套运气自如的好拳,还从中悟出养生要领。

在黄家祺看来,思虑多、运动少、吃不好、睡不好是现代病的普遍来源,而太极“松”与“静”、“形”与“意”结合的要领正直击要害。“行拳时放松身体,心无杂念,用意不用力。一松一紧间,身体在运动的同时及时休养生息,增加血液微循环、汗液热循环,将人体营养输送至皮肤表层,促进了肌肤滋养,堪称低耗能、高效益。对于心脑血系统、亚健康、消化系统问题的改善有立竿见影之效。”黄家祺骄傲地说,练拳后不仅身体变强壮,困扰多数人的“三高”、失眠、腰椎问题也至今没找上他。



功夫在拳外,养生在日常

除了一日三餐般风雨不改的练功,黄家祺深知“功夫在拳外”的道理,日常生活也非常注重养生。爱读《黄帝内经》,不烟不酒,起居有常,饮食有度。


“6点钟起床,23点钟入睡;早上锻炼,事半功倍;中午要睡会午觉,若无条件则打坐静养; 起风时运动要带毛巾,避免风寒入体;培养怡情养性的爱好,如养兰花、玩盆景……”说起自己坚持多年的健康习惯,黄家祺一下子举出了诸多例子。

黄家祺还根据亲友的身体状况,设计针对性的太极动作。黄太太退休前是长坐办公室的上班族,落下腰椎病。黄家祺结合寻师拜友获得的经验,设计了“游龙”、“松腰功”等动作,睡前、站立时动一动,便可活动颈、肩、腰椎。经过近几年的锻炼,黄太太的腰椎病已大有好转。




发挥光和热,传承武术魂

为了让更多人通过太极拳获得健康体魄,几年前黄家祺号召身边友人一起习拳,结果跟随他习拳的人越来越多,学习班从禅南顺开到了广州。


黄家祺对学生要求严格。练拳前需做足基本功暖身,包括拉筋、八段锦、五禽戏、新型气功等,一小时后才开始练习太极拳。“太极拳贵在坚持,没有一年不出效果。为了让学员有信心,我将85个招式简化成36个,但动作要领一定要讲透。”

为了传承太极武术魂,身为禅城区武术协会担任副会长的他还配合政府推动“佛山市武术文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”,开展“武术进校园”等活动。他表示,“希望能将武术提升至文化层面,同时物色有资质的年轻人加入,让太极功夫得以传承。”

 

1934年2月,上海大东书局公开出版杨澄甫著作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。这是一本太极拳出版史上的不朽名著,被公认为是太极拳的经典文献。
其一,自杨露禅、经杨健侯辈、至杨澄甫辈,祖孙三代练拳、传拳,都是口授身传,不立文字、未留系统拳照。至杨澄甫才首次以亲自示范的成套拳照为基础,撰述成专著。由口授到有书为据,这是一个转折,或说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里程。
 其二,《太极拳体用全书》的作者在《例言》中强调:“太极拳祗有一派,无二法门。不可自眩聪明,妄加增损。”要提防“私心妄改,以误传误,易失体用之真传”。这种情况,是人为地对原传拳架的改变。就拳架传承的一般情况而言,拳架在自然传承中出现变化也是难以避免的。由于传习者各自的武术基础不同、文化素质不同、社会阅历不同、性格和体质不同等,对原传拳架的理解不会尽同,采取的修练方法也不会尽同,于是,形成的擅长技法(所谓“绝招”)和练拳风格必然有异,这就难免所习拳架和拳式会发生一些相应的变化。杨氏祖孙三代存在这种情况,他们各自的传人、再传人同样会因为上述原因,引起所习拳架和拳式发生一些相应变化。唯此,若不进行必要的统一,再一代代转传下去,失去杨式太极拳架的“原生态”将是难免的。要统一,必须有个标准。“杨澄甫定型架”发挥了这个标准作用。杨式太极拳从不强调统一标准,到强调“无二法门”的统一标准,应该说是进入了规范化发展的新里程。